发布日期 2020-10-03

别让份子钱变成“罚款单”

原标题:别让份子钱变成“罚款单”

十月是个好月份,有不少人选择在家国同庆的国庆中秋假期里结婚。据新闻报道,毕节的雷先生要在假期前后十多天内参加23场酒席,需要送出4800元的份子钱。而在贵阳,上班族小张算了算国庆期间要送的礼,一共要送出7000元。(10月1日《光明日报》)

由于上半年疫情缘故,诸多喜事都拖到金秋十月举行,小张和小雷的经历并非个例,只是对小雷而言,这23场酒席全家人出动都吃不过来。好在按照当地的风俗,送的礼金不是很多,有网友表示,如果是自己要参加23场婚礼,礼金得5万起。

有人调侃:“这是一个结婚讨债、已婚还债、未婚负债的长假”。为此,山东齐鲁人才网面向全省5万职场人发放假期行程调查问卷,统计结果是超八成职场人假期期间要奔赴婚礼。

人们为份子钱所累久矣。家中长辈表示,份子钱才是家里最大的开销。虽然各地的份子钱金额标准不同,但也基本都在数百到数千元左右,对于大多数上班族而言,份子钱的确占据了工资里的大头。

送份子起源于旧社会,那时新人结婚一无所有,左邻右舍、亲戚朋友齐心协力施以援手,你三毛、我五毛,你送一个碗、我送一口锅,新人小两口的日子就过起来了。在解放初期,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流行送份子钱,亲朋好友会送一些暖壶、脸盆等生活物品,那时候的结婚特别简单。在改革开放以后,人们的手上有了闲钱,再加上商品经济的观念深入人心,直接送钱才为全社会所接受。

但在今天,份子钱越来越高,已经摇身变为面子的外衣,失去了最初互帮互助的意义。很多人一听到朋友同事要结婚,心里难免就会发紧,请柬成了高额“罚款单”,掏到人心都凉了。关系亲近的精密钢管亲朋好友之间送礼倒还甘心情愿,但有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,份子钱已经从心意变成金钱负担。而那些有去无回的份子钱,更像是做了一场慈善。情谊愈渐淡薄、铜臭气愈来愈浓的份子钱,让人们陷在人情体制和关系网系统中苦不堪言。

也有研究显示,份子钱价码与筵席市场行情二者之间,具有一种稳定态博弈均衡。份子钱价码随行就市,水涨船高,与物价水平及民众生活水平密切相关。新人大办宴席,邀请宾客,收到的份子钱也有一部分用于抵扣酒席开支,如此观之,若想让份子钱不再沉重,也需从简化婚俗开始。烟花易冷,人生中幸福的时刻有很多,不必为短暂的一场婚礼付出过多代价。

人生很短,不是所有人都值得走进生命。面对来往较少、生活没有什么交集的份子钱,更要勇敢说不。该扔的关系就扔,该精简的就精简,大家见面礼貌相处,不一定非要涉及经济往来,遇到喜事,不如送上一句最真挚的、没有铜臭气的祝福。毕竟,有限的精力和金钱更应该留给感情深厚的家人和朋友们。

文/刘文争(中国政法大学)

聚合阅读